【BVS】巨人的花园(BS,19世纪AU,战后创伤大战傻白甜)第一章

这篇文真是太美了

左右不分:

19世纪AU,战后创伤庄园主X傻白甜园丁。
大概算是巨人的花园和简爱的结合体【不

年龄差大概是35X23,这真的不是简爱【严肃


***

第一章

随着三月温暖的空气,令人不安的流言也开始在堪萨斯镇广为流传。在这样贫乏平淡的乡下,任何一件小事都要拿到太阳底下反复曝晒,成为村民们口口相传的谈资。再将一说成五,五说成十,一段骇人听闻的故事就这样传开来。

就连平时并不太相信的Kent太太都忍不住问Kent先生,“你听说Wayne庄园的事了吗?”

“什么事?”

“我刚刚遇到Ross太太,她告诉我昨天那里的主人回来了,那个Bruce。”

她的丈夫吃了一惊,“小Bruce?他走了快有十几年了吧,自从那件惨案之后。”

“是啊,自从那件惨案之后。”Kent太太附和道。

只要是镇里头脑清楚又上了年纪的人,都还清楚记得发生在Wayne家族的悲惨往事。Wayne夫妇被强盗残忍地谋杀,只留下一大笔丰厚的遗产。之后没过几年,他们的独生子,Bruce Wayne,也离开了Wayne庄园。据说他参了军,做了将官,去了阿拉伯打仗。

“Ross太太又听别人说,他在达奎达杀了一百二十个人,将他们的皮扒下来,挂在树上晾干。这些我是不信的,但治安官的确证明,他脾气古怪得很。”

“治安官又怎么说?”

“他说昨天深夜他和Hamilton医生急忙去了庄园,因为Wayne先生莫名发起怒来,赶走了一大半佣人,还吓晕了两个年轻女仆。上帝保佑他们,谁都不知道Wayne先生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

“既然连治安官都这样说,我想这个Wayne先生的确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可不是吗。我真忍不住为Clark担心,他可不要惹到Wayne先生才好。”

“Clark只在花园里工作。”Kent先生安慰他的妻子说,“只要Wayne先生碰不上面,也不会对他怎么样。他是个懂事的小伙子,知道该怎么避开麻烦的。”

“这可说不准,我宁愿他不要领这份工钱,也好过被人无缘无故地羞辱一顿。”

“也要先问问Clark,Wayne先生是不是真的像传言那样苛刻。如果他不想做了,就只做到月底,再以后就不要去了。不管怎样说,Alfred先生已经提前支付了这月的工钱,Clark总要把该做的做完。”

Kent太太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Clark本人倒是不知道他父母的忧虑,他很少与镇上的人交谈,自然也不知道那形象可怖的庄园主人已经回来。他早早就出门,背着装有郁金香、风信子和水仙球茎的口袋,从堪萨斯镇步行走到Wayne庄园。又从庄园仓库里拿出他的刀、剪和铲子,开始在花园里忙碌起来。

Clark在Wayne庄园工作了七年,将庭院从一片荒凉破败的死地改变成生机勃勃的花园。春天报春花和紫罗兰悄悄探出枝丛,黄水仙榆树和橡树长出嫩绿色的新叶,松鼠和喜鹊在树上筑窝。到了最热闹时,铁线莲在铁栏杆上蔓延,火星花和吊钟花沉甸甸地坠在枝头,紫色的醉鱼草和白色的绣球花一簇簇互相拥挤,花楸结出一串鲜艳的红果子。即使是寒冬铁灰色的苍穹下,天气阴郁,冷风呼啸,也有紫红的常春藤攀爬在楼墙上,刺柏伫立在庄园四周。

Wayne庄园是一座真正高贵的宅邸,它高大肃穆,暗灰色的墙体被深绿色的草地包围。明亮的格子状玻璃窗整齐地排列在三层高的建筑上,最高的地方还有两座小小的尖塔。灌木与草地被整齐地修建成阶梯状,高耸峻峭的橡树和铁质的围栏将这里裹得严严实实,显得冷峻又与世隔绝。

穿过这座庞大巍峨的建筑,来到后方,就是Clark工作的庭院。对于哪个时节该种什么植物,Clark再清楚不过。他跪在已经被初春软化的泥土上,把去年冬天冻死的植物残骸和新长的野草挖出。太阳渐渐从天边升起,偶尔会从乌云的缝隙间探出头,将金色的阳光暖融融地洒下来。Clark开始觉得闷热,他直起身体,解开短衫的头两个扣子,随意打量起周围的景色来。

忽然他竟然看到最靠近他的一扇门半开着,门后的一团黑漆漆的阴影中,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伫立其中,阴森森恶狠狠地盯着他。Clark吓了一跳,他僵直了身体,心悬到了半空中,也拼命盯着那里看,想看清是什么东西躲在门后。如果他不是身处白日,又知道这里是Wayne庄园,几乎要疑心是遇到猛兽了。

那阴影突然咆哮起来,“滚出去!”

这回Clark倒放下心来,彻底确信对方的确是个人,他隐隐约约从暗处勾勒出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但他还没能看得更仔细,那人就又低吼道,“滚!”

在他说第三遍,或是冲出来揍人之前,Clark就连忙站起来,飞快地跑出庭院。

虽然受到了惊吓,但Clark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绕到侧门,找到庄园管家Alfred先生,告诉他发生的一切。Clark一度误以为Alfred先生就是庄园的主人,他是个敏锐聪明的老先生,受过高等教育,充满气度,深谙世事。而且慷慨又公正。他总是能给Clark合适睿智的建议,比起雇主,他更像一个包容友好的老朋友。

听罢Clark的描述,Alfred先生说,“啊,那一定是Bruce老爷。”

“Bruce老爷?就是Wayne先生吗?他是这里的主人吗?”

“是的,孩子。他这些年一直在外工作,昨天才刚刚回家来,所以没有见过你,你也并不认识他。”

“那他赶走我,是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事?”

“不,我想Bruce老爷只是因为突然看见了不认识的人而发起火来。他总是不喜欢见生人,要我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我还以为是我惹他生气了。”Clark松了口气,“他的声音大得像愤怒的狮子,可把我吓了一大跳。”

“他只是看起来凶恶了一些,一个人总会有些惹人非议的地方,事实上他是个好心肠的先生,至多只会向你吼几声,不会把你怎样,所以你不必害怕他。你的园艺活做得一直很好,如果你因为这件事离开,我真找不到能做得更好的人了。”

“如果他只是怒吼,不会用手杖或者鞭子揍我,我就没有什么害怕的。”

“当然不会,你是个好小伙子。”Alfred先生说道,“你今天就先回家去吧,去陪你家人散散步,现在天气正开始暖和起来。我去和Bruce老爷说明白,明天你再来时他就不会再训斥你了。顺便问一下,今年你打算在花园种下什么?”

于是Clark开始和他谈起郁金香和玫瑰,一直谈到几乎已经忘记了庄园主人的事。他和Alfred先生告别,一个人沿着长满暗绿色青苔的小路离开,他回过头远远望着这栋阴郁神秘的建筑,发现和平时有些不同。庄园最高的一层的玻璃最明亮宽敞,平时暗黑色的天鹅绒帷帘都垂在两侧,今天它们却将窗户严密地遮挡起来,看起来连一丝光都透不进去。

Clark心想这样看来Wayne先生的确是个内向的人,他又想到自己带来的球茎,惊吓之下全丢在了花园里。他叹了口气,希望今天不要下雨,否则雨水会将球茎泡烂。

***

TBC


我就是想写一个傻白甜治愈战后创伤的故事。
年龄差大法好。
傻白甜大法好。

评论
热度(169)
  1. 全球罐儿吹后援会会长【已认证】🍥左右不分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文真是太美了

© 全球罐儿吹后援会会长【已认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