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地板下的小人(上,已完结)

大家一定要看😭…这篇真的温馨治愈又可爱…😭这个女人写的文真的太好了…幸好她已经是我的了

罐装老冰棍❄️:

吉卜力动画《借物少女》AU


豆芽盾x小人铁


一个互相救赎的美好小故事


——————————————




【1】


Steve到达玛维尔镇时,雨水刚刚洗涤过这个宁静的村庄,天气还泛着微微的凉意,汽车的齿轮在松软的泥土中印下深深浅浅的痕迹,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特有的青涩气味,穿过熙攘的闹市,按照地址,车子在泥泞的路上行进了大约半个钟头,才再次停了下来。


Steve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小楼,三层楼高,门前有一块大大的院子,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偶尔还能看见灰褐色的云雀在树丛里上下翻飞。他朝前探着身子,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推开了车门。


司机见他实在太过于弱小,破天荒决定将这孩子的箱子帮他提到了小屋的门廊处,Steve礼貌地朝对方道谢,摁响了门廊边小小的电铃。


“你好,你一定是Steve。”没一会儿门就开了,来开门的是个戴着圆眼镜的男人,他留着一脸花白的胡子,看起来颇为和蔼可亲,“我是这所房子的主人Abraham erskine,你可以叫我erskine博士。”


Steve有些拘谨地点了点头,他并不认识这位博士,事实上,他能够来这个宁静的地方来度过暑假还要多亏了好友Bucky的帮忙,“留在嘈杂空气污浊的城市里,对你的哮喘并无增益。”Bucky朝他递过去一张小小的纸片,“我恰好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在小镇里做研究,也许你去他那里小住一段时间会有助于哮喘的治疗。”


父母去世以后,布鲁克林对于Steve已经失去了更多的意义,尽管这是他十几年生活的地方,但此刻他并不愿意一个人面对如今看来有些残忍的回忆,这也是他为什么决定听从Bucky的话,来到玛维尔镇度过暑假的原因之一。


“Barnes先生已经和我说过了,你不必紧张,”erskine博士丝毫不在意Steve搬进来的,边角都磨损得破破烂烂的箱子,他用热松饼和红茶款待了这个15岁的少年,“事实上,我对于有人能够在这个空荡荡的房子里陪着我感到十分的开心。”


“我,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Steve小心地抿了一口红茶,“我听Bucky说,您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博士。”


“我不过是做一些小小的,无趣的实验罢了,”老者躲在圆片眼镜后朝他眨了眨眼睛,“不然让那些狂热的爱国分子知道的话,我可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了。”


Steve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他有预感和这么一位睿智的人待在一起的暑假并不会过于无聊。


“Eugene,看看这是谁?!”


Steve抱着一筐刚刚洗好的衣服准备回家,听见了不远处的小路上传来了男孩子们兴奋到有些幸灾乐祸的嘘声,玛维尔镇的人不多,最闹最吵嚷的那几个Steve没呆几天就有所耳闻,Eugene就是带领着这群男孩子们的头头,他高大,强壮,还爱说些俏皮话,是镇里小姑娘们都喜欢的类型,但他的缺点也显而易见,他傲慢自大并且粗鲁无礼。


这些和Steve并没有什么关系,他耸耸肩决定听从Bucky临走前的建议,不要去惹是生非。


“放开我你这个蠢货!”


男孩们的嘘声在听见一个愤怒的女声之后更强烈了,Steve也不由得扭头多看了几眼,一个红头发的女孩儿被男孩子们团团围住,她怒气冲冲,但娇小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恐惧之色,她厉声朝Eugene威胁道,“放我出去,你们这群无聊至极的小男孩!”


“Peggy,这是不可能的,”为首的Eugene笑了,“你得跟我出去约会我才能放你回去。”


“你做梦!”叫做Peggy的女孩冷笑了一声,“就算玛维尔镇的男孩都死绝了,我也不可能和你出去!”


一旁起哄的男孩们笑得更大声了,Eugene脸色由青转红再转白,被一个矮了他一头的女孩当众羞辱,没有比这个更让他觉得丢脸的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女人——”


他落下的拳头被人死死地拦了下来,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一个淡金色头发的瘦弱男孩正拦在了Peggy的面前。


“你快跑,”Steve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让自己不被这大山似的拳头砸得跪进泥地里,“别让他们逮到你!”


“英雄救美,哈?”Eugene嗤笑了一声,手臂没怎么用力就把男孩举过了头顶,“你简直是不自量力!豆芽菜!”


他重重地把Steve摔进了泥地里,提起了男孩宽大的衬衣领子,“这儿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你……真让我……看……看不起你,”Steve嘴里满是血腥味和泥巴的干涩,他喘着气,眼睛仍然瞪得大大的,“你……你就这点……力量吗……”


Eugene以一拳几乎打碎他下颌骨的力量回答了这个问题,Steve的眼前满是金星和闪光,他以一种令人发笑的滑稽姿势俯面趴在泥里,没有几拳,他全身上下就像是被人用开垦机碾压过一样了。


“啊——!”头顶上传来了男孩吃痛的叫声,随即Peggy的声音威严又肃穆地响起——不知为何Steve就是有这种感觉——“快滚回去Eugene,你已经丢尽了脸!”


Steve感到一双手温柔地将他翻了过来,Peggy火红的头发是他唯一能看见的东西,“嘿……你还好吗?”


“还……还没死……”他挣扎着笑了,“不过也差……不多了…”


女孩儿轻柔地笑了起来,“你可真傻,我对付得过他们的。”


Steve看着她的笑脸,觉得自己偶尔的犯傻也许并不是那么糟糕。


erskine博士无奈地看了看Steve脸上青青红红的痕迹,“我得说,见义勇为是一种高尚的品格,不过量力而行更是一种智者的准则。”他们正坐在后院的走廊下面,博士总有上好的,让Steve喝一口就觉得温暖的红茶,那些疼痛好像在暖意之下也没有那么不可忍受了。


“我也想像Bucky一样,到前线去,或者制止那些恶行,而不是缩在别人的背后,被人嘲笑是个什么也做不了的小男孩。”


“Steve,”博士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能否上前线,并不能决定你能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但伟大的人,都是经过了战火的淬炼,”Steve固执地盯着自己手里茶杯的花纹,“没有哪个英雄是靠躲在别人背后。”


“你想成为英雄?”


Steve脸色微红,他看了看自己瘦弱的手腕,连帮忙把农场的南瓜搬到厨房这种事情他都会累得半天喘不过气,更不用提Bucky向他展示过的重型机枪,他摇了摇头,“我不想成为英雄……我只是……想为国家出一份力量,上战场是我唯一能做到的。”


erskine博士看着少年淡金色的发旋,微微叹了口气,“也许……会有那么一天的,但在那之前,你要做出巨大的改变。”


“可我的身体,您也看见了,”Steve用缠满绷带的手拎起了过于宽大的夹克袖子,“并不适合。”少年苦笑道,“您不用安慰我的……我知道这只是个梦想罢了。”


erskine博士苍老的瞳孔中透出的光芒喜忧参半,“但你仍旧是一个充满了正义感的孩子,这很重要。”他吃了一口松饼,状似无意地说道,“那个叫Peggy的女孩子可真漂亮,就像一名猎手一样矫健。”


“是的,Peggy是一个非常热心的女孩儿,”Steve急忙说道,“我的意思是,某种程度上,是她救了我,还帮我把弄脏的那些衣服重新洗好。”


erskine博士眼里的兴味,让男孩有点不好意思地站起了身,年长者微微笑了,“我想,你最近可能没办法和Peggy小姐见面了……事实上,在伤好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


Steve点点头,他的右腿还隐隐作痛,每一次呼吸肋骨都像一根刺戳进他的肺部,“当然,博士。”






【2】


关于这座房子,erskine博士知道的并不比Steve多,他虽然住在这里,但对于这个乡村小楼也只是一个房客的身份,平日里erskine住在三楼,Steve住在二楼。


“Peggy事件”过去一星期之后erskine博士的仪器被装在大卡车里,由一群穿着军绿色制服的男人搬着沉重的箱子挪到了二楼,为了不打扰他,Steve主动提出要搬到一楼的卧室里去。


“那里更宽敞,当然,也不必被您突发的灵感打扰,”Steve冲erskine挤了挤眼睛,阻止了对方的话,“我还没能好好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样呢。”


Steve并不是一个像Bucky一样拥有旺盛好奇心的15岁男孩,但不代表他在半夜三点听见房间里有人说话的时候还能翻个身继续睡过去。


“别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jar!你又不是我爸爸!”


“您应该放低音量,不然很可能会吵醒他。”


我已经醒了。Steve无声地侧过身,朝着说话的方向看了看,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画架和几本连环画依旧静静地放在桌子附近,没有任何入侵的痕迹。


小偷?Steve从睡梦中清醒,这才有些紧张,也许对方是来偷而erskine博士的机密文件不小心走到了他的房间里,Steve知道自己拖着这个孱弱的身子几乎不能拦住对方,但如果是他料想的那样的话,他愿意拼尽全力来保护博士的秘密不要泄露出去,毕竟即便是年幼如他,也知道erskine的研究是关乎到美国未来的,甚至可能改变战局的东西。


“得了吧,jar,你总是那么神经兮兮。”


“这叫谨慎,sir。”


两个小小的声音还在继续,Steve听得出一个是英国口音,另一个的声音就像是个小男孩,但无论他多么用力地睁大眼睛,都没能看见房间里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没必要谨慎,你看见这个倒霉蛋被那群大家伙们欺负的样子了吗?哈!”小男孩的声音得意地笑了起来,“要不是我——”


“啪!”


说话声被连环画落地的声音打断,Steve佯装着翻了个身,眼睛在桌子附近来回逡巡着。


“sir,您把Rogers先生的连环画碰掉了。”


“闭嘴jarvis,”小男孩恶狠狠地说道,“看见了吗?他没醒!”


一阵皮鞋踩在木板上的哒哒声,循着声音望去Steve正腹诽着大概这是一个笨贼,随即他却像是不敢相信一样睁大了眼睛。


庭院里闪着昏黄的灯光,借着亮他终于看见是什么在闪动——窗台上多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Steve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那个小人,他大约4英寸高,穿着一件白衬衣和咖啡色的背带裤,脚上还蹬着一双刷得锃亮的小皮鞋,要不是他又开口了,Steve几乎以为是一个精致的小娃娃被谁放在了他的窗台上。


“jarvis,你还没有找到吗?”男孩不耐烦地抱起了双臂,倚在红木的窗框边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东西。Steve几乎要为自己的视力感到庆幸,他虽然瘦弱,但眼睛并不差,能把这个小男孩的神态看得一清二楚。


“sir,也许您应当对Rogers先生多一些感恩的心。”


Steve吓得几乎要跳起来了,有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偷看的事情被发现了,但随即他意识到,那不过是另一个小人在说话。


“他又不知道,我只是稍稍借用了一下他的东西。”男孩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但那股子得意的劲头立刻消减了一些。


又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Steve这才看见那个叫做jarvis的人,他比男孩要高上一头,大约有六英寸长,穿着一身考究的三件套西装——说真的,Steve几乎要为他一本正经的打扮而笑出声——有一头金色而规整的短发,他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篮子,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Steve敏锐地注意到自己早上画完画之后随意散落在桌面上的曲别针此时正从篮子的边缘露出头来。


“Rogers先生是一个善良而充满了正义感的人,”jarvis恭敬地把男孩抱下了有点高的窗台,“您不应该这么说他。”


男孩卷了卷袖子,慢悠悠地走到了Steve放水果的篮子边上,恶狠狠地啃了一大口桃子——说是一大口,在Steve看来,只有他指甲盖差不多大小。


叫jarvis的小人立刻严肃了起来,“sir!”


男孩吐了吐舌头,“呸,桃子没有洗,一嘴毛。”他对上jarvis谴责的目光,打开胳膊,把那个和他差不多高的桃子用力从果篮里推了下来,“要是被发现了,还不如让我们带回去。”


jarvis显得犹豫了几秒,最后小小声地叹了口气,把篮子上的布掀开,Steve发觉他拿出了两根小小的钢钉,用力插|进了那个水蜜桃里,然后动作利索地用一个小布条绑在了钢钉大头的地方,做成了一个小小的背带,“sir,请带好我们的篮子,不要像上次一样再落在墙角……我们只能趁晚上和Rogers先生午睡的时候出来拿。”


“知道了知道了,”男孩不满地说着,还在用手抹着嘴边残留着的水蜜桃的茸毛,“但你得承认至少我们总算有像样的饭后甜点了。”


Steve几乎是瞠目结舌地看着两个小人,他们熟练地通过画架和墙边堆起来的书又蹦又跳地回到了地上,在黑暗中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路线,Steve屏住呼吸才能听见男孩的小皮鞋轻轻地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而后角落里的木板发出了轻微的吱呀一声,有一道细小的橙色的光从地板缝隙里透了出来,Steve眯起眼睛,看见背着大桃子的jarvis先钻了进去,然后男孩驮着小篮子亦步亦趋地合上了地板的缝隙。


Steve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确认自己不是在什么乱七八糟的梦里,然后瞪着黑黢黢的天花板,再也没了睡意。


天刚亮,Steve就爬起身,他特意只穿着袜子蹑手蹑脚地朝墙边走去,蹲在了记忆里的那块地板边凑过头去看,这是座年代有些久远的房子,用来铺地面的木板已经有些泛着黑,但仍然以其厚重的质感来记录着时间的流逝。Steve瞪大了眼睛,发觉每一块地板看上去都是一样的,被铆钉和螺丝牢牢地固定在了原地。他反而有些怀疑昨夜自己看见的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了。


Steve站起身朝桌边走过去,果篮上的确少了一个桃子,l数了数桌面上的曲别针也的确是少了两枚,这才狐疑地又看了看那块无辜又平静的木板。


“Steve?”门外传来erskine博士轻缓的声音,“你起床了吗?”


“马上来,博士。”Steve答道。


走到门口时,他突然顿住了脚步,而后冲着门外又问道,“博士,我可以去你的阁楼看书吗?”


“当然可以,Steve。”


“那……”他故意扭过头,朝着那块地板的方向大声说道,“我中午就不回来午睡了!”


erskine博士的阁楼里有着很多晦涩难懂的书籍,但Steve发现他也同样收藏了很多富有哲理趣味的童话故事,正如他经常说的,想象力是一个科学家必要的素质之一。Steve坐在角落的帆布沙发里,听着窗外噼噼啪啪打在窗户上的雨滴的声音,心思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头一次他看着这些书,心里却不断浮现出窗台上那个小男孩的脸,他有一双孤独但闪耀着骄傲的眸子,Steve猜想如果真的有小人国的话,那个男孩一定是小人国最受宠的小王子。


“Steve,你有什么心事吗?”


Steve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立起了手里的书,“没有,erskine博士。”


年长者不赞同地扬起了眉毛,“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吗?”


Steve只好点点头。


“玛维尔镇总是雨水丰沛,”erskine笑了,“不太像美国的风格对吗?”


少年随着他的目光一同朝外看去,阁楼外是一片开阔的树林,院子后面久未搭理而被各路野草植物占据,本来的样貌都已经不太清楚,却由衷的透露出植物旺盛的生命力。Steve不禁想到,如果是那个男孩走出了屋子,这样的后院对他来说,大概是热带雨林一样无法跨越的天险吧?


他不禁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很难说清Steve发现自己并不是对这个世界最无能为力的人之后,是一种什么情绪。


erskine叫了他好几遍,Steve才回过神,“抱歉,博士。”


“没关系,”erskine笑道,“如果你是在想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去见Peggy的话,我猜也许你需要一种叫做电话的东西。”


Steve刷得脸红了,“我,我没有在想……”


“我恰好有Peggy家的电话,就在门厅的五斗柜里,”博士冲他友善地眨了眨眼睛,“顺带一提,你已经盯着那一页有半个多钟头了。”


他大笑着走出门,Steve慌乱地低下头,发觉拇指姑娘已经坐着荷叶在河面上漂流了半个钟头,而他一页也没能翻过去。


至于看着拇指姑娘时,想得到底是什么,大概erskine博士仅凭一名科学家的素养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中篇1戳这里

评论
热度(36)
  1. 全球各年龄段罐儿吹后援会会长【已认证】🍥罐装老冰棍❄️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一定要看😭…这篇真的温馨治愈又可爱…😭这个女人写的文真的太好了…幸好她已经是我的了

© 全球各年龄段罐儿吹后援会会长【已认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