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罐儿吹后援会会长【all主角晚期患者】🍥

all是真的。除了all的对象不吃该宇宙内别的相关,真的。

【虫铁】From the Beginning重头再来 1(末日病毒AU|中篇|3.8首更)

好文推荐!!!!!!!ಥ_ಥ

vera_petrova:


  • 涉及CP:Peter Parker XTony Stark 蜘蛛铁人设不变

     


  • Warning:NC-17

                     末日恋爱(坟头蹦迪

                     轻微逻辑Bug

     


  • 作者的(废)话:我们是正经谈恋爱呐(拍桌子呐喊),HE大写纯正的HE,虽然剧情俗气老套,但是我知道你们会喜欢的( ̄ε(# ̄),打滚求留言



-------------------------严肃而冷静的分割线-----------------------


      


    地球上爆发了一种使人类逐步丧失语言功能的疾病,社会大乱,有人说这是大自然的裁决,人类即将灭亡。


 


       Chapter 1


What if I can speak no words , what should I do to make you know I love you.


如果我不再能言语,该怎样让你知道我爱你。


 


    这个世界好像空了,太过安静,似乎回到了几千万年前的地球。纽约这钢筋水泥筑成的森林也空无一人般的喧嚣不再。烈焰夕阳燃烧着一个清瘦的背影,青年转过身,脸上浮起一层惊讶,微张的嘴唇吐不出一个音节,随后一股清凉的气息入侵,青年捉住了对方柔软的嘴唇,两个身影融合成一个完美的叹息。太阳迟迟不肯离去,星辰已无声预示着黑夜的到来,但越是纯净的黑夜越会迎来一个明亮的清晨。


 


     It’s like forgetting the words to your favorite song , you can’t believe it ,you were always singing it along.


 总是在哼在嘴边的歌,却忘记了歌词。


 


    一年前人类患上了一种疾病,一种让人忘记语言的怪病。开始时病症太细小,没有人会在意忘记几个偏僻的单词这种事,他们只当作自己最近的生活压力太大。然而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正在说话的人说到重要的事情时却像晃神了一般停住了,或是流畅的书写止于一个单词的遗忘,墨水顺着扎在纸上的笔尖堆积。


 


    这种病像一个起初微小却极易传染的病毒,感染每一个细胞,又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它迅速地繁衍,声势浩大地威胁着人类。渐渐地,更多的单词像是从溪水的石头缝里溜走的小鱼,怎么费劲也抓不住。你稍微记得它们的样子,熟悉的感觉从你的脑海里滑过,但却无法被捉住。最后,它们彻底从你的认知里消失了。


 


    科学家们终于站出来了,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人类的语言要消亡了。无论是什么语言,都难逃一劫,自然并没有像人类一样举起屠刀反击,她只是塞了匕首在人类的手中,让他们自相残杀最终走向灭亡。


 


    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全球性的暴乱,人类在慌张的极点完全忘记了秩序,他们的尊严也好像随着语言的消亡而逝去。有人干脆自暴自弃,有人趁机在这个动荡的时候钻空子,有人假装镇定地继续自己的生活,有人在拼命地为人类挽回一丝希望,像Stark,那个Tony Stark。


 


可能是上天比较宠幸智商高的人,Tony是最后遗忘一批开始遗忘的人,


 


    Tony已经研究出人类忘记语言的模式,每个人忘记的顺序都是基本一样的,但如果这个词对你很重要,那你还能多拥有它一阵,这是自然给人类最后的宽限。Tony很好奇自己最后记得的那个单词会是什么,那一定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但他却想不出那会是什么。


 


    这种遗忘并不像把你不要的文件放进回收站那样简单,而是把这个词汇直接从你的脑袋里抹去了,你甚至都不记得它曾经存在过。当它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时,只不过是什么意义都没有的符号而已。


 


    科学家把这称作语言的灭绝,好像它们是有生命的活物。Tony不在乎科学家们怎样定义这可怕的消亡,最终人类都会忘光所有的语言,那么也没有词汇可以形容这种现象了,在这场没法赢的战争中他没有时间去纪念那些死去的词汇。


 


    “今天Miller法官遗忘了‘guilty’(有罪),导致临时休庭,重犯趁乱逃脱,致2死1伤。这是全球第一例忘记Guilty的事件。”Jarvis不会忘记任何语言,他不是人类,不会遗忘,所以Tony让Jarvis每天给他读新闻。他还让Jarvis记录人类的所有语言,试图在人类完全忘记以后再教会他们。最开始Tony忘记某些词汇的时候,Jarvis会提醒他,重新向他解释那些词汇,但Tony的大脑就像一台只能读取无法写入的机器,无论Jarvis把这词汇解释得有多么通俗易懂,Tony任然学不会,后来他就放弃了,他只能抓紧时间趁自己还没有丢光脑袋里的所有词汇恢复这个世界的秩序。


 


 


    “Jarvis,我还有多少时间?”Tony知道自己很快也会不记得Guilty这个词,而全球各个地方将会发生无数起类似的事情。即使他是钢铁侠,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分身,他已经派出了钢铁军团。此刻对他自己来说,除了加快手中的研究,做不了任何事情。


 


    “最多两天。”Jarvis听起来一点也不着急,Tony正打算像以前那样张口和Jarvis斗斗嘴,却在吐出第一个单词以后停住了,他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停住了手里的工作。用了大概十秒的时间在脑子里搜索合适的词汇,却还是没有收获,他一定是忘记那个词怎么说了。


 


    已经很多天睡眠不足了,Tony像是一座要爆发的火山,却不断地被研究结果的失败和碰壁泼冷水,他看起来糟糕透了,失望失败和怒气都枯竭在了他的脸上,形成了一层外壳,包裹着他马上要绷断的神经。


 


    “Mr.Stark,我回来了。”Peter敲了敲实验室的玻璃门,门没关。这几天的暴乱事件让超级英雄们到处跑着充当义警,Stark大厦里空荡荡的,关上门Tony更觉得自己像语言一样被遗忘在这个角落。


 


      Tony回头看了一眼小孩,当然他已经不小了,至少那张充满了疲倦的脸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充满活力的大学生该有的样子。


 


     Peter把摘下来的头套随手扔在沙发上,走近Tony“您这里有多余的衣服吗?我的书包又被人拿走了。”


     Tony打开Pepper坚持要放在他实验室的衣柜“你连实验室的门都不出,洗澡都在里面洗,总该换换衣服吧。”Tony现在还记得当时Pepper捏着鼻子对他说这话的样子。他的手一点都没犹豫,直接拿了他平时工作经常会穿的黑色背心。他向上帝发誓他只是随手拿的,但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总感觉旁边舒适暖和的帽衫疯狂地质问为什么不拿它。


     Peter当着Tony的面按下了胸前的按钮,开始换衣服。‘天啊,这个小孩的肌肉也发育的太好了吧’Tony一边吐槽着自己很久没有运动而疯狂滋生的小肚子,一边偷偷瞄着背对着他的Peter。由于长时间穿着制服不晒太阳,Peter的皮肤像大理石那样白皙。他不像Tony满身是伤痕,Peter在Tony的保护下几乎没有受过什么会留下疤痕的伤,完美光滑的像大理石像。


    “Jarvis说你这两天一共睡了6个小时,还不是在床上。”Peter的声音有些闷闷不乐地从衣服里传出来,小孩换衣服也不能闭嘴。


     “都这个时候了,睡觉就是等死。”


    Peter很少见的没有反驳Tony,要是按照以前小毛孩子肯定不满地大声叫叫起来了。Tony扭过头去看Peter,年轻人露着两条白花花的胳膊,一下凑到了Tony跟前,眼里布满了很少见的阴郁。“Mr.Stark”


 


    他只是很认真地叫了对方的名字,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藏在浅色的眉毛下面,他脸上那种又心疼又不满意的表情还是让Tony觉得背后一凉,他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害怕Peter。


 


    只是一瞬间,Tony就立刻让自己恢复了他的厚脸皮,摊了摊手“Come on Peter,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他以为自己表情看起来一定很无赖,可以落在Peter眼里的是一只眨巴着泛着水光大眼睛的小猫咪。唉好吧,Peter每次试图严肃起来谈论身体健康的问题时,Tony就会用这副摸样打败他。


 


    “那你忙你的,我给你按摩。”Peter的声音极小,又温柔又疲倦,但其中包含着不容置疑。即使连续好几天处理暴力事件,小英雄也没有沾染上一点点暴戾,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散发着光和热,至少对Tony是如此。


 


    “你不是很累吗?不要了。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为什么不回去看May?”Tony感受到一双拇指按在了他的脖颈上,力道用得恰到好处,酸酸胀胀的感觉从那点泛着涟漪传开,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停住了对Peter的发问,他不想难为年轻人了。


 


    此刻,世界像是倾斜着的棋盘,上面的棋子不管曾经的势力有多么强大,都一个个从边缘如同瀑布般地下坠。超级英雄们则像是要拿扛杆撬起这世界的另一端,然而他们自己都已经岌岌可危地处在边缘地带,又怎样阻止这坠落。


 


    当聚焦灯打在Peter身上时,他可以轻松帅气地打倒反派,赢得观众的掌声。但这次的游戏规则并不是这样,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成为聚焦灯下的英雄,没有人有能力去拯救这个世界,因为这是一场没有对手的竞赛,可悲的人类仿佛在和时间做赛跑,怎样都会输的一塌糊涂。


     更可怕的是有一部分人站出来反对超级英雄的存在,他们争论如果以后人类真的失去了语言,还有谁能约束地住拥有超人能力的超级英雄呢,所以他们应该趁现在就将超级英雄制约起来。这让Peter觉得自己站在风暴的中心,一边想要帮助人们,一边那些人又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他像要被撕碎一样。


     “我真的太累了,和您在一起能让我放松。”Peter的声音从Tony的头顶传下来,


 


    “给我按摩能让你放松,这真是...真是有趣”笑话,Jarvis猜测这是Sir原本想说的。


    “您没必要将整个世界都扛在肩上”


     “难道你没有遇到那些指责我什么都不做和指责我为所欲为的人吗?我们没时间了,要是还不能成功,恐怕没法让那一张张嘴里再吐出愚蠢的言论了,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乐趣。”Tony庆幸自己还可以喋喋不休,如果真的到了那么一天,到了他连俏皮话都说不完整的那一天,他希望自己在一个孤岛上,别被Peter发现。因为那会让年轻人十分难过,好像Stark的生命力随着俏皮话一起消失了一样。


    “嘿,你又有什么错?”Peter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沙哑。


     “I’m guil...”guilty。Tony抓不住它的尾巴,他知道它并不表达什么好的意思,但他想最后再说一次。Tony先是忘记了那个词的发音,那个词汇身上背负着这个世人的指责也迅速地滑成无辜的雪花,轻易地从Stark天才般的大脑里消失了,变得没有意义。


     “You are not guilty”Peter认真地说着,Tony不认识那个单词,但他相信Peter能懂自己的意思。


 


    Tony沉浸在Peter熟练的手法里,像整个身子都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得打起了瞌睡。


 


 


 


    “我知道May最近一定不好过,她看见我只会更难过。”


     没有回应,Peter稍微把头向前伸了伸,从上向下俯视Tony的视角可真是神奇,他的注意力都被花枝乱颤的睫毛吸引去了,Tony睡着了。男孩无奈地轻笑了声,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了Tony的额头上。


 


    “所以我才待在你身边,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


    Peter知道Tony的研究毫无结果也没有进展,这种病根本就无法治愈,因为找不到病因也看不出人类的身体有任何异样。再这样下去人类还没到灭亡的边缘Stark就得把自己先累死。


    Peter放轻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到墙上的一幅画,许久不见笑容的脸上终于泛起了一阵愉悦,那正是他被钢铁侠架着胳膊从湖里捞出来的样子。Tony坚持把这个画面裱起来挂在实验室的墙上。Peter看着那个湿淋淋发着抖的自己,觉得好笑,不过自己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小孩了,也不会再怕冰冷的湖水了…等等…湖?Peter突然有了主意。


 


     Peter站在自己家的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回家现在对他来说是一件最难的事情。他虽然是蜘蛛侠,但是他也害怕,他害怕May问他一些他自己也没有答案的问题,他害怕自己会令May失望,他害怕他的存在会让May提心吊胆。过了很久,Peter终于鼓足了勇气敲了敲门。


 


       May打开门发现是Peter,她一下把门摔了回去,速度之快竟然令Peter都没反应过来。Peter疑惑地继续敲门,“May开门啊,是我Peter。”然而这位女士显然是被伤透了心,怎样都不愿意开门。Peter放弃了把门踹开的想法,从窗户爬了进去。May看见Peter的身影出现在反光的电视机上,吓了一跳。


    “Get out”她看似用力地推了一把Peter,实际上落在男孩身上的力道几乎轻柔的像一个抚摸。


    “对不起May。我知道我应该早点回来看你,但是最近真的都非常忙。世界的规则都乱了,人们都像疯了一样。我不想让你担心,原谅我好吗?”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值得原谅。


     “你怎么能…你以为你不回家我就不担心了吗?你这个孩子是不是傻?”说着说着May的眼睛憋得通红。Peter一下慌了神,自从Ben死了以后,他再也没见过May像现在这个样子。他紧紧抓住May的双手,声音也染上了一些哭腔,“对不起May,我以后一定经常回来看你,都是我的错。”


     May怎么会真的怪Peter呢,她责怪了几句以后就开始问Peter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Peter把那些听起来像能要他命的事情都瞒了下来,他不能再让May更担心了。随后这位贴心的姨妈又开始给Peter塞各种吃的,Peter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后的卷发,“May,实际上我这次回来是请你帮忙的,你还记得Uncle Ben的湖边小屋吗?我有急用。”


     May虽然不懂这个湖边小屋怎么能拯救人类了,但她还是没有多问,将钥匙给了Peter。并嘱咐他时常回家“Peter,你一个人并不能拯救世界,但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保护好你自己好吗?别再让我担心了。”


     Peter轻轻地抱了抱May,他发现了May的眼角又添了几条细纹。“我会的,你放心吧。”


 


    他离开家,又去甜甜圈店买了一盒甜甜圈。他那该死的爱好三明治已经被甜甜圈取代了,随后他举着那一小盒甜点回到了Stark大厦。


 


    Tony已经醒了,又在端着咖啡研究数据。Peter皱着眉头走近他,“Mr.Stark,我给你带了甜甜圈”他不动声色地用手里的甜甜圈换掉了那杯咖啡,然后暗示Dummy把这杯‘毒药’倒进下水道。


 


    Tony无奈地看着以前单纯可爱带着傻气的Dummy现在乐呵呵地像Peter的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面。为什么感觉他身边所有的人都被Peter收买了?连Pepper也一样。


     “我觉得您应该出去放松一下。”Peter知道这段时间只是Jarvis在做大部分的运算工作,实际上需要Tony亲自处理的东西很少,他只是习惯性地让自己一刻不停地工作而已。


     “你没看…”在Tony说出反驳的话之前,Peter就立刻说道“我知道现在只是Jarvis的工作而已,您什么也做不了。”


     Tony张口试图反驳,但这就是事实。他已经穷尽了自己的所有知识和能力也什么都没有任何进展,现在jarvis只是在做排查工作。Tony越发感觉到自己脑子里空荡荡的,以前他觉得自己很学识过人聪明无比,但现在他忘记了越来越多的东西,有些事情是他无能为力的。


     “我们去钓鱼吧,就两天的时间,我相信Cap能处理好外面的那些事情。我也很累了,真的很想放松两天。求你啦Mr.Stark,我绝对不烦你,就让你安安静静地轻松两天。”Peter心里一直在打鼓,他不知道Tony会不会答应他。


     像中了魔咒一样,Tony强压住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不同意,他看了眼小孩,无奈地同意。他跟自己说如果不同意不知道Peter会磨自己多久,这些日子他给自己找借口越来越顺了。


 


------tbc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大家不要放弃我啊(虽然本人已经放弃治疗

评论
热度(81)
  1. 全球罐儿吹后援会会长【all主角晚期患者】🍥vera_petrova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推荐!!!!!!!ಥ_ಥ

© 全球罐儿吹后援会会长【all主角晚期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